又是一个蠢蠢欲动的季节

一个季节又到了,大家一个个从洞里爬出来,开始寻找方向了。

随着即将来临的暑假,网上的长线开始越发热闹起来了,
平时不露头的人也都出现了。

我的心也开始了熟悉的躁动,开始选线,拉人了。
有愿意走长线自虐的可以跟我联系,初步方向定为云南。

让我头痛的是,去年夏天的游记到今年夏天了,还是没补完,
我实在太佩服我的惰性了。
不过过了一年,还能不时地冒出一篇,也不容易了,
尤其是对我这种撂爪就忘的人来说。
准备这一阵集中时间不游记,把上个夏天和冬天的都尽快补完,
不然新的又来了,我的时空记忆估计也就错乱得差不多了。

九十块钱发家的传奇

期待已久的股市暴跌终于在这两日初见端倪,
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到证券公司免费开了个户,
准备怀揣开户省下来的九十元巨款跳入波涛汹涌的股市大潮,
希望用我此生一小部分生命,
用十年时间将我的原始投资翻倍。

到了那个时候,咱也是有钱人了,
把赚来的九十块钱再次投入股市,
咱也成庄家了,爱让谁涨谁就涨停,
爱让谁跌谁就跌停,巨牛无比。

到时候财政部想调整印花税也得跟我商量,
我不点头它就得忍着,坚决不敢背着我半夜放消息。

金融大颚就是我,呼风唤雨,富可敌国,
当我被授予诺贝尔金融终身成就奖的时候,
我感慨地说:

感谢CCTV,感谢Channel [V],
感谢全世界每日战斗在各地股市中,
不知疲倦地把个人资产汇入我帐户的人们,
正是你们孜孜不倦,日以继夜的支持,
才让我拥有了今天的成就,谢谢你们,
我爱你们!

高空杂技

我走在校园的路上,看见路边的工地正火热地建设着。

忽然间发现一个吊车正吊着一个什么东西,那东西晃来晃去,后来不知什么时候那上面出现了一个人,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在那上面没有任何保护地倒吊着,荡来荡去,试图抓住半空中的一个目标。那个人在空中的姿势非常优美,像鸟儿在飞翔。

正在我无尽羡慕的时候,自己突然来到了月牙湖边,在空中的那个飞人就站在我的面前。我们聊着,脚下突然动了起来,那个人说我们已经到了船上。船在水面上行驶得很快,正当我为正前方水面中间的障碍物而紧张的时候,令人惊奇地,脚下的船已经分成了两半,越过之后船又自然地合二为一了。

不久,我们来到了那个飞人的住处,是水边的一片小船,上面有热情而好客的朋友们,他们世代住在这里,以飞人为职业,过着清贫却快乐的生活。朋友们热情地招待我开心地吃吃喝喝,一起聊着美丽的生活,还聊着我想跟飞人拜师的事情。端起酒杯的时候,我心里想着:这些人活得真的令人羡慕,开心而平凡地生活,却以惊险而刺激的飞人为职业。

后来,枕边的闹钟响了,昨夜醉酒,梦却如此真切,不知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