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行记忆——之五

7月17日 鬼子进村 6:00就早早起了床。

早上起来很潮湿,帐篷上都是水。

所以一出太阳,马上晒东西。
 今天白天时间比较宽松,只要在天黑之前能到垭口就行了。早饭吃得比较悠闲,把带来的大饼揪碎,泡在开水里,造成羊肉泡膜的假象,吃得很饱。

下午14:00出发,一路上感觉比昨天好多了,可能是身体已经适应了,行进得比较轻松,状态很好,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垭口。

接下来就是要在垭口等到天黑再下山。

距天黑尚早,大家在垭口悠闲地休息和拍照。

远处的山也相当漂亮。

蓝色的小花。

与此同时,对下一阶段行动的准备也开始了。大家开始观察山下的地形,确定行进路线。


山下的管理站。


我们要穿过的寨子。


山下的路。
想要到沟里,我们必须从山下检查站的大门口前经过,所以必须等到那里下班以后。整个队伍被分成三个小分队,每小队间隔出发,并制定了应对突发事件(某一小队被逮到)的应对方案。


还有人做了伪装。
19:40天色见晚,我所在的第一小队首先出发。下山的速度很快,路不是很好走,植被很高,而且有很多刺。尽管我之前特意换上了抓绒衣(冲锋衣是红色的,怕太鲜艳)和冲锋裤,但依然被刺得遍体鳞伤。一路上气氛很是凝重,只管低头走路,无人说话,除了脚步声,就只剩下喘息声了。
天渐渐完全黑了下来,因为担心被人发现,所以不敢开头灯,然而在山中摸黑走夜路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恐怕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终于在23:00左右,三个小队在距山下不远的一处山坡草地上集结。虽然没有照片,但此时的情景却异常经典:夜幕下的山坡上,一群背着大包的人潜伏在草丛之中,紧张的气氛,让人心里砰砰直跳。草丛中不时飞出来晶莹的萤火虫,悠悠然在周围萦绕。大家都低声说话,其中还夹带手势。对时,好的联想是一个潜伏着即将展开行动的特种部队,坏的联想是一群藏起来即将下手的贼。
在这里看见山下有灯光,能听见拖拉机声和隐约人说话的声音。这可是完全出乎我们意料的,本以为在这个时间下面应该一个人都没有了,没想到不但有人,而且还非常热闹。于是我们决定派个三人小组下去探查情况,其中两名下山试探老乡,另一名在近处观望,一旦事情不妙,大队人马就后撤。
事情比预想的要顺利,下面的是修路的施工队,他们并不打算举报我们,最多是试探我们要不要拖拉机带,好宰我们一笔。于是观察员给我们发信号,整个队伍下山。但危险还没结束,从这里到景区还有很远的路,安全起见我们又请了施工队的一个老乡带路。这一路也是魔鬼般地行进,要以最轻的声响穿过一个寨子,时不时地会遇到人或车,还要不时地躲避,大家也都很紧张,丝毫不敢休息。这里正在修路,路面上的灰尘竟然能没过鞋子,好像走在雪里一样,尽管看不见,但可以感觉到空气中灰尘非常呛,只好拿头巾捂起鼻子和嘴,水也喝光了,没处补水。后来终于走上了栈道,栈道和公路是基本平行的,只是一水之隔,管理局的车会不时地在公路上经过,所以我们也要不时地隐蔽。栈道很窄,一米左右,要是掉下去可就惨了,摸黑走就更恐怖了,而且上面不时地有台阶,这时可以听到一片嗒嗒嗒的声音–大家都在把登山杖当盲杖使,探路呢。
凌晨1:30,终于走到了我们今天的扎营地,荷叶寨的亭子。这个时候,我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就想着躺在防潮垫上就睡,死也不搭帐篷了。不过稍微休息了一下,感觉本来已经如此了,再坚持一会儿也无所谓了。
终于有水了,赶紧拿壶去打这九寨沟的水,喝起来实在是爽极了,没想到在这种条件下竟然还能喝到冷饮,冰冰凉,还有点甜。身上实在太脏了,从头到脚都是黄色的了,于是水边又出现了几个人影,那是在洗澡的我们。估计能像我们光着屁股在九寨沟里洗澡的人应该也为数不多吧,呵呵。不过这水实在是太凉了,即便现在是最热的七月,可是水还是一样的冰冷刺骨,脚伸进去5秒钟再拿出来,就已经可以把人冰得哭笑不能了,然而我们还是咬牙坚持把这个澡洗完了。
早就饿过过头了,一点食欲也没有,不过担心睡了以后会胃疼,还是逼着自己吃了一块压缩饼干,然后才睡,后来事实证明,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到安稳地躺下,已经是凌晨2:30了,因为九寨沟里不准扎营,所以明天早上我们必须要在天亮之前起营完毕,然后装做是早上刚进来的游客,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只能睡3个小时。
Maybe this is the longest day!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