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行记12-泰姬陵

2013年9月27日

经过一夜的颠簸,早上5点40,火车缓缓驶进了阿格拉站。

来到阿格拉,主要是为了一睹泰姬陵的芳容。是的,泰姬陵不在德里,而是在距德里200公里远的阿格拉,类似于秦始皇兵马俑是在西安一样。阿格拉在历史上曾经是统治印度的莫卧儿帝国的首都。

大多数游客乘火车早上到达阿格拉,会直接赶到泰姬陵,因为进门通常会有很长的队要排,而且越早进去,里面的游人越少,拍照也越方便。

我们计划在阿格拉待上两天时间,所以不打算太赶,决定当天先去其它景点,第二天再早点起床去排队,给泰姬陵多点时间。

所以从我们火车站直接坐tutu车去了旅店。预定的旅店就在泰姬陵景区东门外不远的地方,非常地方便,然而这便利也成为了后面的大麻烦,这个以后再表。

我们坐车路过泰姬陵东门的时候,门口的队伍已经排成这样了,看来还真得早一点才行啊。

到旅店的时候,时间还有点早没什么人,折腾了半天才找到旅店老板。可是老板站在前台里面,睡眼惺忪地对我说了句“太早了,等一会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又回去睡觉了,又-回-去-睡-觉-了!

是的,在印度你不得不强迫自己要适应印度的思维方式和办事效率,老板哪怕已经醒了已经到了前台,也不会顺便先帮你把入住手续办了,哪怕先分配个房间把钥匙给你,而一定是要回去继续睡觉,一切要等他睡醒了以后再从头慢慢来。

没有办法,我们便在旅店的餐厅里面等,还好有早些起床的员工,让我们顺便吃上了早饭。

大概有一个小时,老板大人终于肯起床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到房间安顿下来。

老板随口问我们是不是等会儿就去泰姬陵,我说准备第二天再去,老板突然提醒我们第二天是周五,泰姬陵不开门。跟老板反复确认两遍后,我才意识到差点犯了大错,如果不是老板的提醒,在阿格拉待两天却看不到泰姬陵的尴尬就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了。

赶紧收拾东西,马上出发去泰姬陵!

远远地看见泰姬陵的那一刻,真觉得是一种纯粹的美啊!

尤其是在印度这种大多都让灰头土脸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个泰姬陵如此纯洁、如此白璧无瑕的建筑,那反差是怎样的强烈啊!

当然,印度现在跟中国一样,空气污染非常地严重,雨水里面含酸性,据说泰姬陵白色大理石已经有被逐渐侵蚀变黄的趋势。

修建泰姬陵的人叫沙·贾汗,他是莫卧儿王朝的第五个皇帝。他是为了纪念已故的第三位妻子阿姬曼·芭奴公主,花了22年的时间修建了这座陵墓。

很多人称颂沙·贾汗与爱妻之间的坚贞爱情,再加上沙·贾汗年老后被发动政变的儿子一直囚禁于不远处的阿格拉红堡内,他每天只能透过小窗子从河水的倒影中遥望泰姬陵,死后又如愿与爱妻合葬泰姬陵,使得这个爱情故事又蒙上了一层悲情色彩。正如诗中所描述的那样:

沙·贾汗,你宁愿听任皇权消失,
却希望使一滴爱的泪珠永存。
You allowed your kingly power to vanish, Shajahan,
but your wish was to make imperishable a tear-drop of love.

岁月无情,它毫不怜悯人的心灵,
它嘲笑心灵因不肯忘却而徒劳挣扎。
Time has no pity for the human heart,
he laughs at its sad struggle to remember.

你用美诱惑它,使它着迷而被俘,
你给无形的死神戴上了永不凋谢的形象的王冠。
You allured him with beauty, made him captive,
and crowned the formless death with fadeless form.

静夜无声,
你在情人耳边倾诉的悄悄私语已经镌刻在永恒沉默的白石上。
The secret whispered in the hush of night to the ear of your love
is wrought in the perpetual silence of stone.

尽管帝国皇权已经化为齑粉,历史已经湮没无闻,
而那白色的大理石却依然向满天的繁星叹息说:“我记得!”
Though empires crumble to dust, and centuries are lost in shadows,
the white marble still sighs to the stars, “I remember.”

“我记得!”
——然而生命却忘却了,因为生命必须奔赴永恒的征召:
她轻装启程,把一切记忆留有孤独凄凉的美的形象里。
“I remember.”
But life forgets, for she has her call to the Endless:
and she goes on her voyage un- burdened,
leaving her memories to the forlorn forms of beauty.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Rabindranath Tagore

当然也有人说沙·贾汗挥霍无度,泰姬陵里面光镶嵌的各种宝石就不计其数,倾尽国库修建泰姬陵。后来迁都德里,又仿照阿格拉堡大肆修建了德里红堡,耗资巨大。有人说正因如此,民不聊生,后来他儿子才推翻了他的统治,上台后将他囚禁于阿格拉堡。

不过我倒是觉得也未必如此,沙·贾汗年老以后,他的几个儿子凶残地争夺王位,跟我们清朝九子夺嫡差不多。最后的胜利者,并不是沙·贾汗当初指定的继位者,所以上台以后当然要报复性地把他囚禁起来。

又据说,沙·贾汗本来计划在泰姬陵的河对面修建一座跟泰姬陵一样的陵墓,但是全部用黑色的大理石,并在两者之间用一座黑白相间的桥连接,等他死后安葬于此,只是这个愿望最终没有达成。我只能说,如果此事成真,那是何等壮观,泰姬陵可就不只是世界七大建筑的问题了。

远处红色的围墙,就是阿格拉堡,沙·贾汗最后就是被囚禁在那里。

如果让我说,我觉得身处泰姬陵之中,心灵涤荡。
那种感觉不是身处宏伟庙宇、置身佛祖脚下的虔诚卑微;
那种感觉也不是仰头而见,高耸教堂七彩玻璃透射下来,入人心底的阳光带来的爱与忏悔;
那种感觉也不是满天星斗下,躺在河边茵茵草地之上,徐徐清风带来的宁静与安详;
那种感觉是忘年之交,岁月、故事、爱情、敬畏、浮沉,还有而今眼前白色大理石闪耀出的令人张不开眼睛的阳光。

进入泰姬陵景区不允许带食物,外国人买门票的时候会附送地图、矿泉水和鞋套,谁让外国人的门票价格是印度人的25倍呢!

进入泰姬陵主体白色建筑的时候是需要印度人是脱鞋光脚的,外国人一般是穿鞋套的。我的感觉是穿鞋套稍显丢人,入乡随俗光脚又受不了——烫脚。我就不理解印度人是怎么在踩上去烫得就快兹兹作响的大理石上行动自如的,这是功力啊!

打坐。

这个门洞是拍摄泰姬陵的一个经典位置,你肯定见过类似的照片。

鸽子。 Continue reading 印度行记12-泰姬陵

巴厘岛行3-Kuta

Kuta

2013年9月30日

Emma从昨天开始一直肚子不舒服,上吐下泻,估计是在大排档吃坏了肚子。之前吃了自己带的药,直到早上到了机场,依然没有好转的趋势。

20140608_202712

赶紧在机场的万宁买了药,还好这里可以说中文,否则到了巴厘岛的话,要用英语交流病症听医嘱,恐怕还真得费点劲。说来万宁的工作人员还真是挺专业的,问得很细,医嘱也很仔细,最后给开了两板挺便宜的药。这药还真好使,上飞机前吃的,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基本没事了。

仔细查了一下,小袋子里装的其实就是吗丁啉,不是增强胃动力的吗,怎么止吐效果这么好?看来还是药理知识不够啊。

20130930_151906-1

此时的巴厘岛,为迎接APEC会议的召开,刚刚启用新的候机楼。看起来还有些匆忙,很多环节还没有到位。

在机场,排队换钱。一美元能换一万多印尼盾,所以只要一百美元,就可以瞬间变成百万富翁,拿着厚厚的一沓钱,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好了。

在巴厘岛的第一晚,我们住在库塔。

库塔海滩 (Kuta Beach)离机场约15分钟车程。一般到巴厘岛的第一晚或离开的最后一晚,住在库塔的比较多,到机场的交通比较方便。也正因如此,库塔海滩也是巴厘岛最热闹,人最多的地方。

从机场打车直接到了预订的酒店——Gemini Star Hotel。因为只是中转一晚,所以之前订了比较便宜的这家,一晚只要人民币140元。

到了酒店,发现条件还不错,性价比很高,明显超出了预期。

20130930_171946-1

院子不大,但是打理得像花园一般。

20130930_172013-1

游泳池也很干净。

20130930_184611-1

到Kuta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包车。在巴厘岛移动基本上得靠包车,公共交通都不太方便。最后在街边找到一家看起来还算靠谱的代理,订了第二天到Lovina包车一天得行程。 Continue reading 巴厘岛行3-Kuta

巴厘岛行2-借道新加坡

借道新加坡

2013年9月28日

酷航的飞机不出所料地晚点,到达新加坡已经是晚上12点。这时间已经没有地铁了,打听到还有专门送去各个酒店的酒店巴士,每人9$,竟然也可以去我订的hostel,这可比出租车便宜多了。到酒店已经1点多了,又跑到周围吃夜宵,找到了一个大排档吃了碗虾面,最后回酒店睡下已经是3点多了。

新加坡的酒店非常的贵。准备行程时,订完了所有巴厘岛的酒店,最后订新加坡酒店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一点,比巴厘岛的酒店还贵,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把在新加坡的行程压缩一下,少住两晚,毕竟在这里只是中转一下。

最后,选择了相对便宜的bunc hostel,类似于青年旅舍。即便如此,只是一张床铺,一晚也要200人民币。

不过这里的条件比预想中的要好,整个建筑非常漂亮,里面也很干净。bunc hostel处于新加坡的小印度地区,这个地区是印度人聚集区,有人说一走到这片地区就能闻到一股咖喱味。因为去年我们刚去了印度,所以对这里的印度味英语还是很亲切的。

自助早餐非常丰盛,麦片、土司、牛奶、咖啡,自行加热自行打扫,很热闹也很有秩序。边吃早餐,边看看早间新闻,非常不错。

早饭过后,从小印度走到武吉士,准备搭地铁到新加坡河。

最近好像是印度的什么节日,整个街区挂满了彩灯。

附近的印度庙。 Continue reading 巴厘岛行2-借道新加坡

巴厘岛行1-财务

整理出巴厘岛行财务方面的统计。

机票

Date Time From To CNY
2013-9-28 1705-2210 南京 新加坡 3422.74
2013-9-30 12151445 Singapore (SIN) Bali (DPS) 1604.38
2013-10-8 0910-1145 Bali (DPS) Singapore (SIN)
2013-10-10 1045-1550 新加坡 南京

双人往返机票共5027.12元。

住宿

Checkin Checkout City Hotel Rate Days Total CNY
2013-9-28 2013-9-30 Singapore Bunc @ Radius Little India 40
SGD
2 80
SGD
383
2013-9-30 2013-10-1 Kuta Gemini Star Hotel 230000
IDR
1 230000
IDR
137.43
2013-10-1 2013-10-2 Lovina Balinda Rooms & Villas 261365
IDR
1 261365
IDR
156.17
2013-10-2 2013-10-3 Kintamani Segara Hotel & Restaurant 200000
IDR
1 200000
IDR
118.64
2013-10-3 2013-10-4 Sanur Ari Putri Hotel 340000
IDR
1 340000
IDR
188
2013-10-4 2013-10-6 Lembongan Cassava Bungalow 612500
IDR
2 1225000
IDR
678
2013-10-6 2013-10-7 Ubud Tegalsari 335940
IDR
1 335940
IDR
187
2013-10-7 2013-10-8 Seminyak favehotel Seminyak 348480
IDR
1 348480
IDR
193
2013-10-8 2013-10-10 Singapore Amrise Hotel 2 102
SGD
489
2013-10-8 2013-10-10 Singapore Bunc @ Radius Little India 40
SGD
2 80
SGD
383

住宿共14晚,2913元,平均每晚208元。

印度行记11-初识印度美食

初识印度美食

是的,该说说吃了。

刚到印度的时候,对印度菜还处于新鲜期,不断学习菜单上的菜名,各种尝试。不幸的是,这个阶段很短,我们迅速进入了厌食阶段。

Saima

Saima饭馆在加尔各答。我们游完伊丽莎白宫,在附近寻找能解决午饭的地方。最后在TATA大厦背后的巷子里,发现了这家店。店很小,分上下两层,上层有空调,也有单独的菜单,价格是要贵一些的。

20120923_152752-1

 

20120923_152759-1

看菜单就知道,这里有鸡肉和羊肉,还有烧烤,这就让人放心了。

IMGP5330-1

 

IMGP5333-1 Continue reading 印度行记11-初识印度美食

印度行记10-鹿野苑

鹿野苑

在瓦拉纳西,只要是稍有些时间,还是应该到鹿野苑去看一看的。

鹿野苑,即Sārnāth,在瓦拉纳西以北10公里左右,是释迦牟尼成佛后初转法轮处,佛教的最初僧团也在此成立。鹿野苑是佛教在古印度的四大圣地之一。

在瓦拉纳西街头,找一三轮摩托车,一路颠簸,伴随着噪音和灰尘,来到鹿野苑,这里却出奇地安静。

鹿野苑的由来

很久以前,如来曾生为鹿王,身上长着五色毛,体型俊雅,统领着上千只鹿群。

有一次,国王外出狩猎,鹿群受到围捕,四处奔逃,死伤惨重。鹿王看见这种情形,心中非常悲痛,于是独自进城见国王。城内百姓看到五色金光的鹿王,认为是神鹿出现,所以并没有人伤害、阻挠它。

鹿王来到国王面前,跪下说:“所有动物都知道要爱惜自己的生命。今天我们寄居在大王的国境内,遭猎人追逐,死伤惨重。请大王慈悲!告诉我每天所需要鹿的数量,从今以后,我们愿意每天进献以供大王享用,但请不要大量围杀,使鹿群每天生活在惊惶的生死边缘。”

国王说:“如果每天都能有一只鹿供御厨所需,我发誓不再打猎。”

从此鹿群依序每天派遣一只鹿前去。

这天,轮到一只怀孕的母鹿,她即将生产,为了腹中小鹿,特地去请求鹿王:“仁慈的大王!希望您能够延迟几天,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再去,好吗?”

鹿王心生不忍,但为了遵守对国王的承诺,决定以自己代替母鹿。

看到鹿王亲自前来,国王惊讶地问:“怎么是你?”

鹿王回答:“我代替一只怀胎的母鹿前来。”

在明白事情的经过后,国王流泪说:“鹿王你是这样仁慈,肯为自己的子民舍身;我身为人王,却每天杀害众生以饱口福。难道我还不如鹿王?”

从此国王断食一切肉类,并下令如果有谁伤害鹿,将受国法处置,还把鹿群居住的地方命名为“鹿野苑”。

所以你知道,这里本地名叫“Sārnāth”,而中文翻译叫“鹿野苑”,就会觉得这名字翻译得真是好啊。

IMGP5910-1

当年,释迦牟尼在菩提伽耶悟道成佛后,西行200公里,来到鹿野苑,随后就在这里对父亲净饭王派来照顾他的5个随从讲解佛法,向他们阐述人生轮回、苦海无边、善恶因果、修行超脱之道。5人顿悟后,立即披上了袈裟,成为世界上最早的佛教僧侣。至此,佛教最终具备了佛、法、僧三宝,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宗教,并开始在印度兴起最终成为这个宗教王国中的一派。释迦牟尼从此开始,住世说法四十五年,讲经三百余会,化度弟子数千人。这里也被尊为佛祖“初转法轮”之地。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对鹿野苑有这样的记载:至鹿野伽蓝。台观连云长廊四合。僧徒一千五百人。学小乘正量部。大院内有精舍。高百余尺。石阶砖龛层级百数。皆隐起黄金佛像。室中有鋀石佛像。量等如来身作转法轮状。精舍东南有石窣堵波。无忧王所建。高百余尺。前有石柱。高七十余尺。是佛初转法轮处。

此后,由于历代的战乱(特别是12世纪后期,鹿野苑遭土耳其穆斯林的劫掠,建筑等被严重破坏),佛教在印度逐渐衰微,古代的庙宇大多被毁或荒芜,鹿野苑终至湮没沉埋。直到近代,一些印度和西方的考古学家们利用玄奘《大唐西域记》里的准确记载,才找到了遗址,并进行了多次考古发掘,才让这个沉埋几百年的佛教古迹重放光彩。

IMGP5854-1

鹿野苑的所有建筑被土耳其人破坏殆尽,但答枚克佛塔(Dhamekh Stūpa)却在废墟中保存了下来,塔高达39米,直径达28余米,属留存极少的阿育王时期建筑。 Continue reading 印度行记10-鹿野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