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行记12-泰姬陵

2013年9月27日

经过一夜的颠簸,早上5点40,火车缓缓驶进了阿格拉站。

来到阿格拉,主要是为了一睹泰姬陵的芳容。是的,泰姬陵不在德里,而是在距德里200公里远的阿格拉,类似于秦始皇兵马俑是在西安一样。阿格拉在历史上曾经是统治印度的莫卧儿帝国的首都。

大多数游客乘火车早上到达阿格拉,会直接赶到泰姬陵,因为进门通常会有很长的队要排,而且越早进去,里面的游人越少,拍照也越方便。

我们计划在阿格拉待上两天时间,所以不打算太赶,决定当天先去其它景点,第二天再早点起床去排队,给泰姬陵多点时间。

所以从我们火车站直接坐tutu车去了旅店。预定的旅店就在泰姬陵景区东门外不远的地方,非常地方便,然而这便利也成为了后面的大麻烦,这个以后再表。

我们坐车路过泰姬陵东门的时候,门口的队伍已经排成这样了,看来还真得早一点才行啊。

到旅店的时候,时间还有点早没什么人,折腾了半天才找到旅店老板。可是老板站在前台里面,睡眼惺忪地对我说了句“太早了,等一会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又回去睡觉了,又-回-去-睡-觉-了!

是的,在印度你不得不强迫自己要适应印度的思维方式和办事效率,老板哪怕已经醒了已经到了前台,也不会顺便先帮你把入住手续办了,哪怕先分配个房间把钥匙给你,而一定是要回去继续睡觉,一切要等他睡醒了以后再从头慢慢来。

没有办法,我们便在旅店的餐厅里面等,还好有早些起床的员工,让我们顺便吃上了早饭。

大概有一个小时,老板大人终于肯起床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到房间安顿下来。

老板随口问我们是不是等会儿就去泰姬陵,我说准备第二天再去,老板突然提醒我们第二天是周五,泰姬陵不开门。跟老板反复确认两遍后,我才意识到差点犯了大错,如果不是老板的提醒,在阿格拉待两天却看不到泰姬陵的尴尬就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了。

赶紧收拾东西,马上出发去泰姬陵!

远远地看见泰姬陵的那一刻,真觉得是一种纯粹的美啊!

尤其是在印度这种大多都让灰头土脸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个泰姬陵如此纯洁、如此白璧无瑕的建筑,那反差是怎样的强烈啊!

当然,印度现在跟中国一样,空气污染非常地严重,雨水里面含酸性,据说泰姬陵白色大理石已经有被逐渐侵蚀变黄的趋势。

修建泰姬陵的人叫沙·贾汗,他是莫卧儿王朝的第五个皇帝。他是为了纪念已故的第三位妻子阿姬曼·芭奴公主,花了22年的时间修建了这座陵墓。

很多人称颂沙·贾汗与爱妻之间的坚贞爱情,再加上沙·贾汗年老后被发动政变的儿子一直囚禁于不远处的阿格拉红堡内,他每天只能透过小窗子从河水的倒影中遥望泰姬陵,死后又如愿与爱妻合葬泰姬陵,使得这个爱情故事又蒙上了一层悲情色彩。正如诗中所描述的那样:

沙·贾汗,你宁愿听任皇权消失,
却希望使一滴爱的泪珠永存。
You allowed your kingly power to vanish, Shajahan,
but your wish was to make imperishable a tear-drop of love.

岁月无情,它毫不怜悯人的心灵,
它嘲笑心灵因不肯忘却而徒劳挣扎。
Time has no pity for the human heart,
he laughs at its sad struggle to remember.

你用美诱惑它,使它着迷而被俘,
你给无形的死神戴上了永不凋谢的形象的王冠。
You allured him with beauty, made him captive,
and crowned the formless death with fadeless form.

静夜无声,
你在情人耳边倾诉的悄悄私语已经镌刻在永恒沉默的白石上。
The secret whispered in the hush of night to the ear of your love
is wrought in the perpetual silence of stone.

尽管帝国皇权已经化为齑粉,历史已经湮没无闻,
而那白色的大理石却依然向满天的繁星叹息说:“我记得!”
Though empires crumble to dust, and centuries are lost in shadows,
the white marble still sighs to the stars, “I remember.”

“我记得!”
——然而生命却忘却了,因为生命必须奔赴永恒的征召:
她轻装启程,把一切记忆留有孤独凄凉的美的形象里。
“I remember.”
But life forgets, for she has her call to the Endless:
and she goes on her voyage un- burdened,
leaving her memories to the forlorn forms of beauty.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Rabindranath Tagore

当然也有人说沙·贾汗挥霍无度,泰姬陵里面光镶嵌的各种宝石就不计其数,倾尽国库修建泰姬陵。后来迁都德里,又仿照阿格拉堡大肆修建了德里红堡,耗资巨大。有人说正因如此,民不聊生,后来他儿子才推翻了他的统治,上台后将他囚禁于阿格拉堡。

不过我倒是觉得也未必如此,沙·贾汗年老以后,他的几个儿子凶残地争夺王位,跟我们清朝九子夺嫡差不多。最后的胜利者,并不是沙·贾汗当初指定的继位者,所以上台以后当然要报复性地把他囚禁起来。

又据说,沙·贾汗本来计划在泰姬陵的河对面修建一座跟泰姬陵一样的陵墓,但是全部用黑色的大理石,并在两者之间用一座黑白相间的桥连接,等他死后安葬于此,只是这个愿望最终没有达成。我只能说,如果此事成真,那是何等壮观,泰姬陵可就不只是世界七大建筑的问题了。

远处红色的围墙,就是阿格拉堡,沙·贾汗最后就是被囚禁在那里。

如果让我说,我觉得身处泰姬陵之中,心灵涤荡。
那种感觉不是身处宏伟庙宇、置身佛祖脚下的虔诚卑微;
那种感觉也不是仰头而见,高耸教堂七彩玻璃透射下来,入人心底的阳光带来的爱与忏悔;
那种感觉也不是满天星斗下,躺在河边茵茵草地之上,徐徐清风带来的宁静与安详;
那种感觉是忘年之交,岁月、故事、爱情、敬畏、浮沉,还有而今眼前白色大理石闪耀出的令人张不开眼睛的阳光。

进入泰姬陵景区不允许带食物,外国人买门票的时候会附送地图、矿泉水和鞋套,谁让外国人的门票价格是印度人的25倍呢!

进入泰姬陵主体白色建筑的时候是需要印度人是脱鞋光脚的,外国人一般是穿鞋套的。我的感觉是穿鞋套稍显丢人,入乡随俗光脚又受不了——烫脚。我就不理解印度人是怎么在踩上去烫得就快兹兹作响的大理石上行动自如的,这是功力啊!

打坐。

这个门洞是拍摄泰姬陵的一个经典位置,你肯定见过类似的照片。

鸽子。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One thought on “印度行记12-泰姬陵”

  1. 哇塞,这个博客居然还在,尽管三年不更新了。。。因为搜索以前日荐一博,写到你,返回来,发现居然还在,真不容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