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行记忆——之四

7月16日

首日行动

我们住的房间是半地下室,非常潮湿,一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终于熬到了早上6:00,便一个人早早起了床,带上相机,到镇上转转去。


九寨沟镇基本上是沿着公路呈细长型展开的,紧邻着公路的是新城区,离公路远一点的是老城区,老房子居多。公路的另一边是一条河,河的那边紧靠一座大山。
清晨的镇子很安静,老街上很多店铺已经开张了,穿过老街,便到了河边。


沿着河边散布,远处的山还大多笼罩在迷朦的云雾之中。
广州的三个人昨天晚上已经到了,全队13人都到齐了。
上午的任务就是采购物资。准备了两天的食物,买了过沼泽穿的军用胶鞋。感觉自己有些流鼻涕,咽喉痛,担心感冒,又补充了些感冒药和润喉药。


下午14:30出发,车子把我们拉到九寨沟口旁边几公里处的一个山脚下。为了逃票,我们要从九寨沟直升机场旁边的座山翻进沟内。今天的计划是天黑之前登至垭口处,然后等天黑之后趁黑摸进九寨沟内。


第一天行走,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大家走得比较慢,休息也比较多。因为装着下一步登山要用到的东西,背包很重。


几乎一直是在上山,体力上消耗很大,水的消耗也很大。


可能是背包还没有调整好,时间久了以后肩膀很痛,到最后有些疼痛难忍。可能是久不运动的关系,大腿也开始发酸了。

一路上的植物也很特别:

我们是要沿着马道走的,但是路很模糊,几次走错了路,天已经快黑了,可是我们还没有到预定的目的地——垭口。

幸好在山中遇到了当地的采药人,一问才知道距垭口还有很远的路,天黑之前是走不到了。

20:30,天马上就黑了,大家决定就地扎营,明天继续。我们的营地就在采药人的帐篷旁边,篝火已经烧起来了,水源就在旁边也不用找了,因此省了好多事。
煮了面,却没吃下多少,可能是太累了。身体状况也不太好,流鼻涕嗓子疼依然没有好转,狂吃感冒药。
早早就睡了,蚊虫很多。虽然之前已经很仔细地把帐篷下面的地平整了一下,但还是有些坡度,头高脚低。于是这一夜,就是:滑下去——我在睡袋里慢慢拱上去——再慢慢滑下去,如此循环,直到天亮。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