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布力滑雪行流水记5-2006年1月25日

2006年1月25日 最后一天,下午四点的火车离开。趁着上午,滑单板!
其实心里还是挺紧张的,大家都说学单板摔跤摔得厉害,而且摔得会特别疼,我这心里面不免十分没底。
今天来的是雅士奇雪场,亚布力最初级的雪场,坡不长,也不算陡,雪质也算比较好的。
雪场离酒店很近,文丽带我过去,又帮我私下找了个师傅给启蒙一下。 右边的是教练
从穿鞋、穿板开始学起,嘿嘿。
经过师傅指点,我基本知道了一些初级的动作要领。 自己开始实践喽!
对单板开始还是很不适应的,重心掌握不好。
最开始是从山腰开始往下滑的,其间摔了特别疼的两跤。第一跤还好,往后面摔,就是屁股摔得特别疼,我怀疑快开花了。第二跤夸张了,整个人腾空飞出去,结结实实地平趴在雪上,震得我这五脏六腑一起难受,感觉肠子都打结了,脑袋也震得晕了好一阵,就趴在雪上缓了好半天才爬起来。 摔!摔!摔!
摔过这一跤以后,我下了一个决定:以后打死我,也不朝前面摔了,管他动作标不标准呢,重心要一直在后面。 开始,滑下去以后就要把板子卸下来,拿着板走到山上,再把板子穿上,麻烦死了,又累,一身汗。
后来,看着其他滑单板的都乘拖牵上去,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乘拖牵上山,弄了几次才总结出既快速又省力的乘拖欠上山的方法。
后来就在山顶开始往下滑了,逐渐比较适应了,把速度控制得稍微慢一点,滑着就基本没什么问题了,甚至可以准确地滑到乘拖牵的入口停住了,呵呵。乘拖牵也可以不卸板了,免得每次上到山顶要穿板,下到山底又要卸板的麻烦。
本来以为会摔得很惨,于是早上就只预订了滑两个小时,滑到后来有点感觉了,快到时间的时候感觉还没滑够,于是又给文丽打电话,请她帮我再续两个小时,一次过够瘾,呵呵。
今天滑得是最热的一天,没有戴护脸,没有戴耳包,滑到后面把外套的拉链也拉开了,腋下的透气拉链也都拉开了,即便是这样,内衣仍然全都湿透了。 中间休息时自拍的 连着滑四个小时单板对体力的消耗很大,午饭也没顾上吃,还好文丽塞给我一根火腿肠,还是顶了一点事的,多谢:)。最要命的是我随身的背包里没有带水,因为前两天滑六个小时也没觉得渴,水背在包里又重,就没带,谁知道今天出这么多汗,渴得要命,中途实在没办法,下到雪具店买了瓶水,一块钱的娃哈哈这里要卖三块钱,寒。
滑完了在简单休息了一下,与文丽道别,三点钟,就和两个韩国室友(一道回哈尔滨)坐上了山庄的送站车,去亚布力火车站。
买了票,在车站旁边的小吃店要了一斤饺子,三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饺子解决了以后,到车站,刚好上车。
车上人很少,可以躺在座位上,睡觉啦,呵呵。
好累,睡了……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