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布力滑雪行流水记4-2006年1月24日

2006年1月24日

早上九点准时起床。房间里的花大姐(七星瓢虫)好多,估计是青年公寓背靠高山的结果。

青年公寓

总之,房间里花大姐到处都是,床上,被子上,桌子上,鞋子里,甚至暖水瓶里。第一天刚来的时候,我从暖水瓶里倒开水,竟然倒出来一个花大姐,让我惊讶不已,佩服于这位花大姐追求自由,探索未知,舍生取义的勇气与精神,我暗下决心,以后买水喝。

连日的征战,身体有些累,趁上午的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找出昨天在酒店超市买的碗面作为早中餐。据说昨天超市一共卖出去三个碗面,一个在我这,另两个是我的两个室友买去的。

看来,也只有我们这种自己来滑雪的,才有如此的生活方式。
下午,滑四个小时的高山!
昨天晚上,听两位室友说滑了最难的九号道,受到他们的怂恿,心里痒痒的。

今天准备留意一下九号道。
另外,听说还开放了十一号道,据说雪质比较好,不过宽度很窄,对转弯是个考验。
一上去,还是先滑了六号道,天哪,人好多呀(其实不算多,只是路上会时常遇到人,我昨天滑的时候,一路上可是基本一个人也看不见的呀)。

一看见路上有人,我立马不会了,总怕跟人家撞上,这弯也不会转了,动作也变形了,速度也控制不住了,到了陡坡的地方,就直接往下摔吧。

而且,路上依然有一堆人在翻雪,翻的位置也和昨天不一样了,留的过道更窄了,弄得我又不会了,摔吧。
又滑了两趟六号道,才基本适应今天的新情况,不摔了。
滑九号道?

我在九号道的顶部停下,一看,妈呀,就能看见下面的十多米,后面的雪道根本看不见,这跟悬崖没什么两样。

我在上面,是运气,再运气,运了半天气,最后死活还是不敢往下滑,算了,咱技术还不到位,等下次吧。
十一号道的终点是缆车在山腰的一个站,它基本上是沿山腰横向的,中间与八号道(今年未开放)和九号道都有交叉路口。

滑完十一号道再乘缆车到山顶,大概一共要用十分钟左右。这条线路的确稍有些窄,但坡度不是很陡,雪质也还好,所以滑起来还比较舒服。

滑到与九号道交叉口的地方,我特意停下来,看看能不能从山腰沿九号道滑下去,看着陡峭的山坡,经过反复斟酌,我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从交叉口往九号道下面看

从交叉口往九号道上面看,有工作人员在垫雪

看着有高手沿九号道从山顶滑下来,到与十一号道交叉的地方再转到十一号道,然后乘山腰的缆车再上山,这样既可以滑得爽,又可以节省时间,因为如果一直滑到山脚下,单是坐缆车再上来,就要二十分钟了。

又看到一高手竟然从未开放的十号道滑了下来,评价是十号道比九号道还难滑,佩服得我五体投地,要知道,没开放的雪道上什么都可能有,石子呀,树枝呀,或者刚好没有雪之类的。
一个下午,我滑了六趟六号道,五趟十一号道。
最后从六号道滑下来,时间缩短到八分半钟了。

后来,在后半段,基本不减速,沿路冲下来,速度非常非常快,高速中的感觉很好,身体有些发飘了,遇到雪道上有小雪包,甚至可以自然地腾空而起,感觉像飞一样,很爽。

然而,此时我却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我的太阳镜漏风,冷风绕过镜片的边缘吹到眼睛里,泪水自然就下来了。

看来买个正经的雪镜还是有必要的,太阳镜关键时刻也不管用了。

不过,今天也是够累了,头一天滑到了腰酸背痛的程度,到最后,都不得不两个手拄着膝盖往下滑了。

虽然好累,还是在滑过雪以后,背着相机在院子里转了转,认了好多没走过的路。

昨天在酒店前面看到用雪盖小房子的,今天已经完工了。

雪屋
今天是离开前的最后一个晚上,晚饭,和两位室友加上文丽和小裴去农家院吃。
感谢小裴同志带病参加此次宴会。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