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山 疯狂的石头

周六周日,连续两天去紫金山练习攀岩。

说来惭愧,本来去年就已经打算去攀岩,报名了培训课程,却一直也没去参加,硬是等了一年,结果从师兄等成了师弟。五一期间不在南京,前面的几节室内课都错过了,第一次上课便去爬野外,心里还有点没谱。

早晨大家约在白马公园集合,然后一起上山,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达预定地点。

DSC_0037

这个地方离山顶不远,一片比较理想的裸露岩壁,被岩友会的前辈们发现并开辟出来,被大家称为疯狂的石头。

DSC_0017

老大在教我们如何使用绳索和装备。

DSC_0026

绳索练习,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DSC_0045

老大在讲解下降要领。

DSC_0064

下降前认真检查每一个环节,安全第一。

DSC_0088

速降,看着简单,其实也不轻松。

DSC_0151

这是我们的特种兵,身体好得一塌糊涂。

DSC_0227

其实女生攀岩点都不比男生弱,很多时候反而更强。这位就是个典型,看似柔弱,但是往上爬的时候就是飕飕飕。

DSC_0308

下降中的动感。

DSC_0256

当有人被吊在半空中的时候,是大家讨论晚饭谁请客的最佳时机。结果一定是上面的人同意请客,当然得同意啦,敢不同意就一直吊着不放你下来。

IMG_1327

这位是Eddie,中文名叫华仔。非常厉害,看动作就很cool吧。

Eddie不懂中文,我们几个人的英文水平只够闲聊,关键时刻表达比较困难。幸好我们中有位女生在国外上过学英语很好,便任命她为首席翻译官,负责深度沟通。但是晚饭的时候,首席翻译官不在,替补翻译官上阵,弄出了一个笑死人的笑话(我也不在场,听人转述)。Eddie说他喜欢吃北京烤鸭,大家想跟他说,其实北京烤鸭也是南京烤鸭以前传到北京的。这句话翻译貌似有些难度,替补翻译官憋了半天憋脸通红,最后冒出来一句:“Long long time ago, a Nanjing duck come to Beijing. ”一下子把大家都给笑翻了。

DSC_0243

(PS. 本文中照片大多 Photo by Eddie)

11.1.李志

DSC_0145

没见过古堡去那么多人,李志的号召力还真是强。
挤出去,再挤回来,坎坷异常,一路遭受众多白眼与谴责。
好笑的是,其中竟有一个不认识的妹妹替我向周围人解释“他可能是去洗手间”,立马招来质疑一片。

DSC_0111

幸好大家都是来听歌的,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听歌,没了那帮吵闹的孩子。

现场的视频这里比较全。

油漆未干

这年头,花10块钱看场话剧,估计只能发生在校园里面了。

这是场南大艺术硕士的答辩演出,在南大礼堂。

事实上,演出的水平要远远高于我的预想,整体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

照了些相片,白平衡弄得有些混乱,所以调调有点不太一样。

油漆未干

油漆未干

油漆未干

油漆未干

油漆未干

 

关于《油漆未干》
  法国作家勒内•福舒瓦(René Fauchois)创作于上世纪初,后经英国剧作家改编。原名“The Late Christopher Bean”。1933年首演于巴黎。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于1934年将此剧翻译成中文,并在广东和上海演出。国内许多话剧团体上演过该剧,上世纪80年代南京市话剧团也演出过该剧。
  《油漆未干》是一部杰出的喜剧。讲述了生活在英国一个小乡村的哈医生和他的一家人在金钱面前的心态变化。故事的主线围绕着穷画家克里斯宾留在哈医生家里的画展开。在穷画家克里斯宾故去十年后,他的绘画成为珍品,并奇迹般地身价倍增。于是造假画的、艺术商贩纷纷来到克里斯宾生前寄居的哈医生家,寻找遗作准备大捞一把。由此哈医生一家平静的生活也被打乱了……是被物质的欲望左右,还是能坚守原有的诚实与善良?剧中哈医生一家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经历了充满喜剧性和悲剧性的考验。

后海大鲨鱼

后海大鲨鱼来南京巡演,特地去看看。
去得有些晚,前两轮暖场已经基本结束了,人不是一般多,又挤又热。

暖场的乐队(据说叫Overdose),挺疯狂的,不过感觉就主唱那嗓子,跟我在KTV里的干嚎如出一辙,基本一个级别,嚎完了都得喝点水润润。(玩笑,没有藐视的意思:))

大鲨鱼还是的确有点档次的,倒是特别喜欢另外一个戴眼镜的贝司手,感觉特别复古,有点披头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