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行记忆——之十二

2006年7月22日

翻毕鹏沟垭口

5:30起床。夜里下了雨,很冷,早上的天依然阴着。可能是理县的背夫嫌小金那边的背夫抢自己的生意,骗他们说我们不要背夫了,或者也可能是其他人从中作梗,总之,我们的背夫并没按约定出现。总之,我们的精神寄托没来,却来了一群本地的背夫,而且,要价涨到400,是昨天价钱的两倍。至此,事情已经把我们逼到了死胡同,我们没有货比三家的权利,只有要或不要的选择。经过简单的讨论,最终我们回绝了背负们无理的价格,这时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这4600米的高度,个人负重走过去,对于缺乏高山经验的我们来说,的确是个巨大的问题。一般的队伍,到这里是极少不请背夫的。我们队伍里绝大多数人是第一次来高海拔,其中还有4位女士,在翻越的过程中如果任意一个人出现了高原反应,队伍是不可能停的,很可能只有领队一个人有能力去救助,但是如果两个人有高反,那后果就难以想象了。

所以,这个早晨,整个队伍都笼罩在一股相当紧张的气氛当中,很少人说话。大家把昨晚为背夫准备好的又重新打开,把东西又塞回自己包里。这时候,大家开始减负。所谓减负,就是扔东西,尽量减轻背包的重量。这可以说是人们在极度紧张中的一种行为。扔,把每个袋子都拿出来掂掂重量,能不能扔的都扔掉,不放过一丝重量。大家还是把很多食物都扔了,尽管这可能一味着要饿肚子,因为原计划翻过去以后,我们要再走两天才能走出去。我没有扔掉多少东西,不过把很多东西都放在了方便拿出来扔的位置上,我玩笑地说,如果走起来感觉真的不好,就边走边扔。

这个时候我倒是想起来,以前看报道说,珠峰上有很多被人丢下的装备,背包、帐篷,应有尽有。当时我就很无耻地想,要是我去了就把装备都捡回来。此刻我才稍微明白,很多情况下你不得不选择舍弃,还是命最重要,而在珠峰上能把捡到的装备统统背下来的人,一定是高人了。

我整体上还是处于信心大于恐惧的乐观状态。这几天一直大把吃防高反的药,昨天晚上还加大了剂量。保佑我们一切顺利把。

吃过早饭,7:45出发。我们请了一个当地向导为我们带路。跟随我们一起出发的,还有那些被我们回绝的背夫们,他们一直跟着我们,尤其是每个女生旁边都会“重点保护”,这当然不是他们好心,而是因为他们断定我们中间肯定有人中途“倒掉”,所以其实他们是在跟着生意。而在中途如果再想请他们背包,那价钱可就不那么简单了,据说五一高峰的时候,他们曾要过1500的高价。一路上,他们不断夸张地描述着前面的路程与危险,我们应付他们心理攻势的法宝,就是——信心与乐观。

天阴阴的,大家都很小心,低头默默地走着。走起来的感觉,的确与地海拔不太一样。我很注意走路的节奏,精确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开始还是在山脚下的丛林里穿行,大家按照各自位置有序地行进,后来逐渐路开阔了起来,队伍也散开了些。

尽管路是越来越难走,但我的总体感觉是越走越有状态。在中段,最初我是每走30步就停下来喘气休息,后来是每走20步休息一次,再后来就是每15步一休息,每次休息大约15~20秒。领队反复叮嘱我们休息时千万不能一屁股坐下去,这样很容易高反一下子就来了,所以大休的时候,我也不卸包,只是找个石头靠一会。趁休息我量了一下自己的心跳,竟然有150条/每分钟,平时要是这样,肯定会心慌了。

下起了雨,衣服外面冷,衣服里面热。我没有注意到,当时我是越走越快了,当我到第二平台的时候,和后面的人已经有了很大的距离,这一段也是我最痛苦的一段。

第二平台附近,逐渐让人有些恐惧。旁边不断有巨石,以及巨石滚落留下深深的痕迹,小路的很多地方都被破坏了,这就是上面提到的前几天的山体滑坡。右侧前方不远,是几近垂直的石壁,估计巨石都是从那边滚下来的,这让我感到很不安,于是想尽快走出这片区域。然而越往上越陡,速度越慢,这让我有些着急。这个时候,我错过了一个岔路,直接往上走,路很陡,非常非常吃力,我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挪。

山腰的雨渐渐大了起来,风也大。我隐约听到后面的人在叫我,可是风很大,除了风声什么都听不清。继续走了一段,隐约又听到后面的声音,仍然听不清,不过我看到他们向我做手势,让我下去。我估计到可能是我走错路了,往回走,但心里真是不情愿,好不容易才爬上来的呀。后来知道,我走的这条路,我们领队第一次来的时候也走错了,到了顶上几乎是直壁,必须要从旁边的路绕开才行。

我撤回来到岔路,沿另一条路继续向上。这个时候,体力好像不是什么问题了,主要是注意控制气息,一定要顺,我全神贯注地控制节奏,避免打扰。

后来回忆,发现当时我似乎有轻微的反应迟钝,轻微的失忆。凭据是,当时我是在第二的位置,海模在最前面,后来雨大了,海模在一个大石头下面避雨,我经过时,还和他打了招呼。然而后来领队追上来时,问我前面还有没有人,我当时说,海模在前面。尽管这些经过我后来隐约记起了一些,然而当时却完全不记得了,可能是缺氧造成的吧。

当然,还得提一句那些背夫。他们跟着我们走了大半程,始终很失望,尤其是我们的女同胞们没有一个有倒下的迹象,最后他们只好放弃,悻悻地回去了。

快到垭口的时候,遇到从对面对穿过来的一队人,好像是民航的,他们下山,我上山。他们请了好几个背夫,而此时的我正背着包在不停地喘,甚至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话都说不连续。记得他们中的一个女的对我说,你的脸特别白,小心些。当时我看不见自己的样子,不过基本也能想象到了,不过很奇怪,这句话却让我当时信心大增,我觉得我一定能上得去。

后来的记忆有些模糊,没完没了的之字路,我的目标就是只在转弯的时候休息,但是越来越难以达到。我只是清晰地记得当时的那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垭口就在眼前,却怎么也走不到……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3 thoughts on “川行记忆——之十二”

  1. 从照片看都很恐怖,下面貌似深不见底~~~

    还有你是不是写错日期了,应该是2006年7月22日吧,呵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