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行记忆——之十三

2006年7月22日

进入长坪沟

12:15,出发4个半小时以后,我们终于登上了垭口,整个队伍没人掉队,没人吸氧。

DSCF1440

这里的景色是如此的美丽,我们的心里是如此的畅快。

DSCF1521

 我们掏出怀里的哈达,压在山神庙下,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DSCF1493

云,就在脚下,在眼前的山谷中如流水一般流动着。

DSCF1516

 云,忽而又分开,露出整个山谷。

凉爽甚至寒冷的大风不停地吹在身上,吹走了身上所有的疲累,心中是那种解除巨大压力后的畅快,难以表述,甚至后来登上四姑娘二峰的那一刻,都无法与此时相提并论。

垭口的风的确很大,不多久就把衣服都吹透了,很冷,大家都躲在大石头后面避风。但心中的兴奋却难以冷却,我们在垭口拍照、休息了半个小时,12:45才继续行程。

DSCF1554

心里没有了负担,下山也很轻松。地上逐渐也有了草,只是山比较陡,走起来对膝盖的冲击很大,并且也很容易扭到脚。山腰的时候,兴奋劲逐渐过了,大家才感觉出饿来,索性原地啃了些压缩饼干。

DSCF1606

在山上可以看到山脚下一片平整的草地,曲折的小河水从中间划过,那里就是我们今晚宿营的地方。看到目标,脚下也快了起来,到最后几乎是小跑到山下的。

15:25,我们终于到了营地。卸下包,脱掉外衣,死猪一样躺在草地上,这感觉实在太美了。

DSCF1664

这片草地虽然还不错,但是,整个草地都均匀分布着牦牛粪,其分布间距刚好难以搭起一顶帐篷,后来我们只好找工具给个别牛粪搬家来腾出些地方。

旁边还有一大片各式各样的新鲜垃圾,怀疑是对穿的那队人留下的,强烈鄙视。我们自己的垃圾不是就地烧掉掩埋,就是自己背着,后来爬山时也是专门用马把垃圾运出去的。

DSCF1662

天还下着小雨,领队竟奇迹般地点起了篝火,做饭。

扎营的时候,蒋哥感慨地说道: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地刷个牙!

我很奇怪,说:旁边不就是水吗?

蒋哥说这个对他来讲目前很困难,可能要等到两三天之后了。因为翻山之前减负的时候,他把他的牙膏牙刷全给减了……

这可把我笑疯了。不过这也看得出来之前有多么的紧张了,连牙刷都要减负了。

我们用尽最后的力气搭好帐篷,吃点东西,马上睡觉。实在太累了,一动也不想动。

翻过垭口,我们就进入了长坪沟,也就是进入了四姑娘山的范围了。

四姑娘,我们来了。

 

4 Replies to “川行记忆——之十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