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杭印象3-鱼川—下雪塘

鱼川——下雪塘

很搞笑,一家小食杂店的玻璃上贴了几个字,标明说这里是徽杭古道的入口。
和我们一起的,还有同坐一辆小巴车的几组人马,于是我们这些人共同从这里——出发。

村里的人大多都已经起来了,有在忙活做早饭的,也有在地里干农活的,也有坐在自家门口看着我们的老奶奶。
村里的房子上都画着箭头,我们在小巷子里按着箭头的指引行走,很快穿过了村子,走上了山路。

不过,也有让我无法理解的房子,比如上面这家。一楼的过道旁边竟然没有护栏,而下面,就是“悬崖”。
这不禁让我的脑海中立即浮现出那样的一种情景:请早起床,迷迷糊糊,还没完全清醒,推开房门,舒服地伸个拦腰,向前迈一步,一不小心,掉下深渊……

走在田野之中,心情越发舒畅。

田里的庄稼,路边的野花,脚下的溪水,远处的青山,在这个晨雾将将散去的清晨,无不散发出诱人的气息。

不久,我们便到达了第一个坐标点——古道饭店。

从这里便可以看到前面不远处的逍遥河水电站。

这个季节并没有多少水,所以水电站里面也安静得很。

过了水电站,踏上青石板的山路,我想这里才应该算是真正的起点吧。

其实这个时候,大家也都有些累了,主要是夜里没有休息好,困意也阵阵袭来,而且早饭也还没吃。

简单地总结就是又困、又累、又饿。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达成了共识:继续行进,到需要休息的时候再停下来,借休息的时间来吃早饭,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并更好地分配体力。事实上,我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山间的美景所吸引去了。山路本身并算不上难走,但是背着背包也并不轻松。
整块石头铺成狭窄的石道,右边就是陡峭的石壁。

踏过一段艰难的陡坡,前方一个二米多高的小门洞,就是传说中的“江南第一关”。门洞的横梁上书有徽杭锁轮四个字。这里的气势确实非凡,但大多来自这里险要的地势,而不是来自于这小小的石门洞本身。
在这里我们也遇见了“吵架家庭三人组”。这个名字是我们后来给他们起的,当时只是遇到了两个年轻男女和一个年龄稍大的女士。之所以给他们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后来与他们又有几次交会,经过我们讨论,根据种种现象,推断他们是一家人,而且应该是正在闹别扭。事实上我们并没有什么证据,甚至都没听到他们之间的交谈,他们之间好像也不怎么说话,只是我们的胡乱猜想,可是旅行中这种无边际的猜想,却可以带来不少乐趣。

我们决定在江南第一关这里进行第一次的休整。

远眺群山,视野开阔,卸下背包,坐下来享受阵阵山风吹过,狼吞虎咽地吃下早饭。
然而这里实在太舒适了,再加上肚子也填饱了,此时睡意便阵阵袭来了。还没有吃完的Emma,已经坐在那里昏昏欲睡了。
休整完毕,我们还是打起精神,重装上路。况且,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已经有几对夫妇超过了我们,这是我们难以接受的,引用Zb的话:“他们可以走得很快,但是不可以超过我们。”

此时回头,才发现其实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了,中间白白一片的,是我们出发的村庄,右下角的是刚才路过的天下第一关。

后面的路,逐渐好走一些,走出了山间的石板路,山路就比较平缓了。

路上,逐渐有村庄出现。途中,我们问一挑担老汉到下雪堂还有多远,答曰:十华里。而后,当我们行进N久之后,到达黄毛培的时候,又问人到下雪堂还有多远,答依然曰:十华里。于是我们集体崩溃。加上后来我们问路的遭遇,我们可以总结出如下的结论:这里的人对十华里这个长度绝对是情有独钟,路程不管长短,统一用十华里表示。

走了N个十华里之后我们终于到了下雪塘,在这里我们也遇到了一对情侣,这对情侣也是我们今后将反复遇到的一对情侣。
我们到时,那位女子正悠闲地坐在那里大口地吃着黄瓜,而那位男子身上前后背着两个大包,并且还披着两件外套在外面,满头大汗地站在旁边。当时,我的心中不禁暗暗同情起这位男子……
经过交谈,了解到他们原来前个晚上已经住在了古道饭店,早上出发刚到这里,准备直接去爬清凉峰,时间差不多刚刚够。
我们经过一番挣扎,还是打消了当天去清凉峰的想法,主要是前一个晚上没休息好,体力和精神状态都难以一直支撑到晚上。所以还是决定先休息,找逍遥人家去。
沿着路标指示的方向,我们走上一条沿山的小路,猛然间的一个转弯之后,我们都惊了。

只见山间树丛掩映之中分明一大幢白色楼房,依山而座,并且上面还悬挂着巨幅标语——“亲近自然,放松身心,远足古道,磨砺意志”。在这种深山之中能看到这样的建筑实在让人惊诧不已。


主人家的中门。

这幢建筑这是当地方氏兄弟二人为了方便来往于古道的远方朋友,特地盖了两间楼房。哥哥方学军家的起名叫“逍遥人家”,弟弟方名武家的起名叫“水云间客栈”,雅致之极。房子干净整洁,四周群山坏绕,松竹遍布,加上潺潺流淌的小溪,的确不负各自的名字。虽然之前我们在网上预订房间的时候曾看到房间里面的照片,却想不到里面外面竟然如此大气。

逍遥人家客满,我们住在了水云间。我们成为了当天来到这里的第一批客人,此时,刚刚早晨九点半钟,我们用了四个小时,完成了原本计划一天完成的任务。于是,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好好休息了。
家庭里的装修不亚于城市中的标准,厨房、洗手间装修得都很好。甚至还有浴室,并且是太阳能和煤气两用的,让人晕倒,说这里是深山中的别墅也不为过。


主人家的小狗狗,很是可爱。

轮流洗澡,浑身清爽,又饱饱地吃了一顿主人准备的午餐,剩下能做的,肯定是要美美地睡上一大觉了。

这一觉的甜美程度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一躺在床上便立即失去意识了。三点钟的时候,睡梦中隐约听到阵阵军号声,长期训练之下我早可以将此种声音自动地从耳中过滤掉,不影响睡眠。谁知这军号声一遍一遍没完没了,迷糊的我心里还暗骂着:今天这军号放起来怎么没完没了啊。
待我逐渐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这并不是学校里的广播,而是死Zb订的手机闹钟。
好不容易离开了学校,走进山里,可哪知睡觉依然还是被军号声所骚扰,这就好比你想出国学英语,结果一不小心住进了唐人街,你的房东说中文,你的邻居也说中文,你能接触到的所有人都说中文,你想想你心里能不来气吗?
我这心里别提多别扭了。
索性起来,整理一下,进军——蓝天凹。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