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杭印象1-序

“活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皖南古称徽州,北靠黄山,南依天目。由于生存资源的匮乏,使得当地人民自宋朝以来就不断向外寻求发展。一代代的徽州人靠贩运盐、茶、山货,走出了一条条饱含风霜的经商之路。

徽杭古道即其中之一,位于皖浙两省交界清凉峰国家自然保护区北侧,是古时徽商入浙的要道,比绕道昱岭关近百余公里。自皖南绩溪县逍遥乡起,经遥遥岭、马头岭、雪堂岭而达浙西临安县马啸乡止,全长四十余里。沿途山势险峻,怪石嵯峨,高峰巨岩,南北夹峙,中有逍遥溪水蜿蜒其间,时而涓细飘逸,时而湍急成潭。人行其上,胆小者心悸目眩,扪壁缓行,不敢俯视,虽空手且战战兢兢不止,更何况古时候徽商肩挑背扛,往来贩运呢?

清朝道光年间,皖南浙西的大山里,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挑着一副百余斤重的货担,沿着崎岖的山路蹒跚而行。他要翻过这座山头,把货物送到杭州,才能卖个好价钱;这担货物卖掉了,就会有第二担、第三担……更多的货物源源不断地运了出来,少年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仅皖南浙西,甚至上海、京城也有了分号,他成了全国第一大商人,他的名字叫胡雪岩。

徽杭古道西起安徽省绩溪县伏岭镇,东至浙江省临安市马啸乡,全长四十余里,是古时联系徽州与杭州的重要纽带。保存最完整的一段古道是绩溪县境内的盘山小道,长度大约5华里,这是徽杭古道的精华所在。

下了火车,凌晨四点多,在绩溪去往鱼川的小巴车上,我才静下来仔细阅读随身带着的徽杭资料,于是读到了上面这段文字。胡雪岩这个名字不禁让人对这个地方有一丝莫名亲切,他就是在这里开始的吗?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场景:山峦起伏没有尽头,一条崎岖陡峭的山路,一个挑着担子的小伙子,汗流浃背。
很奇怪头脑中这情景如此清晰。

越过这山的屏障,外面的世界精彩吗?
人生绝大多数,是依靠着惯性生存的,这惯性有时就像一锅温暖的水,沉浸其中,冷暖不知。
从所处的环境中挣脱出去,需要的何等的勇气与魄力?

如果是你,在无际的山间,挑着沉重的担子,看不见路的尽头,也看不见自己的出路,
无法抵挡的孤独,只是一个人不停地走啊走……走啊走……
你会如何呢?

距五一节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时候,就早早地开始盼望这次行程了。

都市的喧闹让人头痛,趁着个机会,离开人群,远离喧嚣。

路过一个个小村子,看着车窗外闪过一幢幢典型的徽式建筑,我知道这次旅行,即将正式开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