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自然

这是探索频道的一个节目,从Lin那知道的,有空把碟找来看看,先把内容转一下,还是挺刺激的。

探索频道发现了一档挺有意思的节目-MAN VS WILD,主角BEAR GRYLLSB是一名野外生存专家,服务于英国某特种部队,曾经成功登顶珠穆郎玛峰,独木舟横穿冰封的北大西洋,他有许多让人不可思意的野外经历.这档节目里他要只身前往世界著名的原始丛林冰川岛屿,身体力行的传授野外生存经验,诠释人类如何用智慧驾驭战胜险恶的大自然。

今天这集他被直升机扔在了佛罗里达Everglades沼泽中央,一个每年至少有60人误入走失,100多万条鳄鱼游弋其中,上千蛇种大型食肉兽类如黑熊出没的由北向南几乎贯穿整个佛洲的死亡沼泽带。我的概念就是每次从FORT MYERS到MIAMI横穿Everglades的高速路上以100英里的时速行驶一个半钟两旁一成不变死寂般的沼泽雨林风景带。只备有水壶,军刀,火石,看他如何返回人类文明.

跋涉伊始,在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确定方向,当时是下午三点,三除以二,一点半时时针的位置对准太阳,表盘上12所指的就是南方.决定朝西行后还需要找一条易走的路,高耸的热带巨柏遮挡着视线,只有登高观望,没有热带雨林原著灵掌类爬树技艺与力量,将两脚的鞋带绑在一起,借助重力鞋带的张力与树皮之间摩擦力爬上树冠观察地形确定下行程.掘下一根大概一米长的树枝将一头削尖当做拐杖武器EVEN救生用具,向目标行进.在沼泽里的每一秒钟都要注意周遭的动静,一个小水泡都暗藏杀机.夜就要降临,要在水上建一个干燥的地带,生起小火,既保暖又防范大型食肉动物的偷袭。佛洲最不缺的棕榈叶是被褥的极好带替品,蕨类植物做床褥增加舒适度,再找来芭蕉树中间干燥的不知是土还是什么隔潮,就可以过夜了,不是每种蕨类都可以置床,有种看上松软的叫西班牙苔藓,里边裹有肉眼难辩的爬虫,被蛰咬后奇痒无比。在火上将全身上下衣服鞋子烘干,尤其是脚,在水里和着腐朽的树干及衍生的细菌泡过后不及时处理容易感染腐烂,如果丛林里不能走等于死路一条,这里的夜是不眠的,兽号虫鸣不决于耳,但也得将就了.

清晨被鸟叫声吵醒,浑身无力,已好久未进食了,翻开一堆潮湿的树枝,随手抓起一把还生生蠕动着的蛆状生物塞进嘴里,用矜持的英伦口音解释着他的从林健康理念,少食多餐,这也是野外生存的基础.记得<亮剑>中苏联教员给野战军上的第一课也是学会在丛林中怎么吃,还戏谑中国人是天生的野外生存专家逮什么吃什么。卡路里很快消耗光,环顾四周,有只青蛙,拎起来连头带身子一起送进嘴里,吞下前还要先咀嚼几下,为了置其于死地别再胃里生出故事,更重要的是来之不易的蛋白要100%消化掉。口渴了,脱下衣服把水过滤后接在水壶里饮用。视野里一群鳄鱼逡巡徘徊,主角要上场了,周围一片静寂,这片水域是如何不能接近,鳄鱼被惊扰后会以每小时50-60公里的速度向你攻击。一棵被飓风刮倒的巨柏正好横艮于鳄鱼群之上,一端为断处另一端架在对面的巨柏上,只有顺着巨柏爬到对面,一个不小心也许就会从粗大且因潮湿而褪皮的树干上滑下不偏不倚落到敌人嘴里,可在这里你没有选择.小心艰难的通过后,又饥肠轳辘,发现了野兽的足迹和树上被熊掌抓过的掌痕,寻着足迹看能不能找到食物,竟意外的发现一块的开阔干燥的平地和几棵本不应该在此生的柚子树,通过判断是一个野战军的旧营,在此扎营过夜应该比较安全.一堆树枝横七竖八的和一棵树架起与地面成45角的棚子,用棕榈树叶绑定,找来扩叶搭在棚子上,一个能避风遮雨的角落就建成了。夕阳十分,一只老龟慵懒的靠在柚子树下,这可是一顿奢侈大餐!拣起来用折来的小树枝叉入龟头,搅动几下就结束了本来可以延续万年的生命,扔入生起的火堆,大概一小时等龟壳松脆,锹开龟壳,淋上柚子汁大快朵颐一番,营养又美味!夜幕再次降临,又一个绵长烦闹的夜~

新的一天同样冲满杀机,继续要踏着沼泽地向西行,早晨下了点小雨,天还阴沉,要再次确定方向,沼泽是流向墨西哥湾的,水流的方向是南方,但沼泽里水流极其缓慢,一天也流不到100英里,将树枝插在泥土里,水壶连着棕榈叶绑在树枝上,一个钟头后方向基本明朗了.又半天过去,一条不见底的小溪阻挡住了去路,溪流完全不被雨林遮挡暴露在阳光下,鳄鱼最喜欢潜到这种露天溪底避暑,也就是说这看似平静的小溪其实到处都是死亡陷阱,沿溪边走了一段,找到了小溪最窄的地方,据鳄鱼习性,一般潜到水底45分钟左右会浮出来换换空气晒晒太阳因为他毕竟是冷血动物,所以在要确定是否安全就得观察等候;一个小时过去,没出现什么情况,经验告诉他鳄鱼第一时间更容易攻击游在水面的生物,便潜入水底用最快的速度游到对岸,,长嘘一口气,有点后怕,身边游过一条小鳄鱼仔,掐着脖子嘴吧拎起来挑戏几下,放心多了,判断周围应该没有具威胁性的鳄鱼,鳄鱼会吃幼仔,一般大型鳄鱼群周围都不会有小仔。前面等侯的还是一个个泥泞的沼泽潭,走每一步都要用树枝探路,为了演示沼泽自救故意跳进一个,掉到沼泽里最忌讳挣扎,越挣扎陷的越深,只见他双手各抓住拐杖一头,运用臂力和拐杖的支称力引体向上式一点点撑出了沼泽潭,在没确定安全的情况下,继续匍匐前进。

要黄昏了,前面出现了干草地,就要走出沼泽带了,兴奋伴着警觉,深知前面潜伏着更大的危险!干草地长满了有一人高带锯齿的野草,几周前有人经过这片草地后已体无完肤.观察发现,锯齿是朝上生长的,只有逆着锯齿的方向才会被划伤,便一手横握着拐杖先顺着锯齿方向将草推倒,再向前行,轻松顺利走出了这片草地进入了蛇群遍布的浅草地带.不远处有条响尾蛇,脚步放慢放轻,每进一步都要四处环顾,千万不能惊动他们,一条红黄黑相间的小蛇向他靠近,记得阅读地理杂志时介绍这里红黄黑的小蛇有两种,黑纹红纹相接的叫SCARLET KING,温和无毒,黑纹黄纹相接的叫CORAL SNAKE,有巨毒相当危险,确认了是SCARLET KING后,捡起把玩起来,抬起头看到了远处的铁丝防护网,知道现代文明不远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