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犀牛

马路对图拉说:“顺从命运竟是这么难吗?我看大多数人自然而然就这么做了,只要人家干什么,你也干什么就行。”

恋爱的犀牛

是正确地执着还是错误地坚持

总的来说,《恋爱的犀牛》是一个关于执着的故事,马路对明明执着,明明对陈飞执着。有时候,这些执着看上去过于极端,甚至愚蠢,甚至自己都忘了最初的理由,但是又有谁这一切究竟怎样才算值得。很多时候,回头一步,便是天堂,但是在那个瞬间,心还是不愿,不愿顺从命运。

马路是动物园里的饲养员,他养着一头名叫图拉的犀牛。马路和图拉一样,视觉含糊,嗅觉灵敏。

马路说;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一眼望去满街都是美女,高楼和街道也变幻了通常的形状,像在电影里……你就站在楼梯的拐角,带着某种清香的味道,有点湿乎乎的,奇怪的气息,擦身而过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哭。事情就在那时候发生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马路爱上了她的新邻居明明,一个身上总是有着复印机味的女孩。或许这样,也正预示着马路的爱,盲目,而又敏锐。

明明说:我是说“爱”!那感觉是从哪来的?从心脏、肝脾、血管,哪一处内脏里来的?也许那一天月亮靠近了地球,太阳直射北回归线,季风送来海洋的湿气使你皮肤润滑,蒙古形成的低气压让你心跳加快。或者只是你来自你心里的渴望,月经周期带来的骚动,他房间里刚换的灯泡,他刚吃过的橙子留在手指上的清香,他忘了刮的胡子刺痛了你的脸……这一切作用下神经末梢麻酥酥的感觉,就是所说的爱情……

或许就是这样,明明爱上了艺术家许飞,一切可能就是这样的简单。

明明说:昨天我跟陈飞说:“他们都说我对你太好了,你不配!”你猜他怎么说?你想都想不到,他说:“这才好呢,我就是不配,我要是配,就显不出你好了。”你见过这么有个性的人吗?他说我是个阴谋家,对他好,是想霸占他。说我是强权制度民间化的体现。还有,弱势群体对强势群体的道德化企图。

爱上一个人,他怎样都是对的,怎样都是美的,怎样都是令人欣喜的。只是千万不要,等到不爱的时候,他怎样都是错的,怎样都是丑的,怎样都是令人厌恶的。

马路说:明明,我想给你一切,可我一无所有。我想为你放弃一切,可我又没有什么可以放弃。钱、地位、荣耀,我仅有的那一点点自尊没有这些东西装点也就不值一提。如果是中世纪,我可以去做一个骑士,把你的名字写上每一座被征服的城池。如果在沙漠中,我会流尽最后一滴鲜血去滋润你干裂的嘴唇。如果我是天文学家,有一颗星星会叫做明明;如果我是诗人,所有的声音都只为你歌唱;如果我是法官,你的好恶就是我最高的法则;如果我是神父,再没有比你更好的天堂;如果我是个哨兵,你的每一个字都是我的口令;如果我是西楚霸王,我会带着你临阵脱逃任由人们耻笑;如果我是杀人如麻的强盗,他们会祈求你来让我俯首帖耳。可我什么也不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像我这样普通的人,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马路一直在问,我怎样才能让你明白,我是如何爱你。直到他想到了图拉,他最好的,也是最后的伙伴。马路把图拉的心和自己,送给了明明,这是他能献出的一切。

床和传送带组成的舞台

恋爱的犀牛

明明身上由始至终都是麻布的连衣裙,加上帆布鞋,只是不同颜色的变化。

演出的前一天,才决定去看,竟然还有票卖。演出期间不准照相,但还是顶风作案偷照了几张。拍舞台还是需要一些经验积累的,舞台的明暗对比太强烈了,不好测光,很容易过曝,贴上来的这两张还算过得去。45mm的镜头照舞台也比较牵强,这个时候开始怀念我那富士的10倍变焦了。

恋爱的犀牛

舞美灯光还是很精致的。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两个场景。
一是,传送带上,男女主角不停地奔跑,舞台一角的射灯来,在剧场的墙上投下巨大的影子,明明裙外的薄纱、裙内的脚步、马路急促的步伐,影子在墙上不停地变幻,再响起郝蕾版经典的《明明之歌》,这种景象,令人不禁心头一阵。
二是,最后的时候,马路绑架了明明,明明被蒙上了眼睛,绑在椅子上,马路把图拉的心献给明明(正是上面照片中)。大雨从舞台上倾泻而下,马路在雨中挣扎、绝望、疯狂,情节达到了最高潮,很震撼。

10周年 4个版本

恋爱的犀牛

《恋爱的犀牛》最初在1999年上演,到现在正好10个年头。这十年间,共有4个版本:郭涛(就是《疯狂的石头》的那个郭涛)和吴越的99版,段奕宏(对,就是《士兵突击》的那个老A)和郝蕾(《颐和园》的女主角)的03版,段奕宏和王柠的04版,以及现在这个张念骅和齐溪的09版。

看过了09版,又下载了99版和03版进行对比,其实每个版本都有很大的差别。有些被认为是经典的东西被去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时代的东西,很难讲这是一种进步,只能说是变化。

只是我总感觉,这个09版,尽管在某些环节上处理的更精致、更震撼,但是对于整个故事的叙述、情节的转换,显得有些支离。

音乐 明明之歌

恋爱的犀牛

提恋爱的犀牛,不能不提音乐。而这些版本中最经典的,当然是段奕宏、郝蕾版的音乐。音乐在《恋爱的犀牛》中对情节发展很重要,占了不少的篇幅,而且都是演员现场演唱的。而其中郝蕾唱的《氧气-明明之歌》,相信大多数第一次听的人,都会误以为是王菲唱的。正因为音乐很出彩,所以也出了专辑,感兴趣的,可以点击这里去听一听。

郝蕾后来也发行了单曲《再回首》,她唱蓝调还是有点意思的。

最后,送给你一句话。

马路说:“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是我决定不忘掉她。”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4 thoughts on “恋爱的犀牛”

  1. 看过郭涛和吴越的版本,其中一段话印象深刻,还拿来做msn签名,现在忘得一干二净了

  2. 个人感觉还是郭涛版的演出最为生动、主角的表演更自然,但是对那个结局始终感到模糊不清,很是难受。

  3. 我也是只看过郭涛版的,还是下载看的。
    我很渴望看真实的舞台,但是在现实里只有屏幕

    我也很喜欢拍点东西,渴望拿上好相机,但现实里只有奶奶留给我的残破旁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