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故事的露西亚

露西亚是哈尔滨中央大街上的一家小小的西餐厅,在这条令人眼花缭乱的商业街上,这家店似乎不太起眼,安静而内敛,但是它有着自己的故事。有故事的人,总是更令人着迷。

露西亚

门前的藤蔓在夏天会挂满绿叶,把整个门口包裹得严严实实,把它和外面的嘈杂隔得更远。

露西亚

墙上挂满了照片,很多照片里,会有同一个女人出现,她,就是这里的主人公。

露西亚

她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达官显贵,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店里,我找到了对主人公——她的介绍。

达维坚果·尼娜·阿法纳西耶夫娜 生平简介

1910年12月8日出生在黑龙江横道河子的一幢二层楼房内。三岁随父母来到哈尔滨。住在道里区中国五道街。1936年迁入红专街与通江街交叉处的二层楼房的新居(1993年已拆毁)。1939年至1954年曾在道里秋林任会计和会计主任。1956年曾在哈工大图书馆做俄文书籍管理员工作。1957年在道里区上游街苏联侨民会做会计工作(现科技馆所在楼)。2001年9月26日去世。

前半生她的生活是愉快而充满幸福的,后半生几乎是在上访、诉讼的苦闷和孤独中度过的。1972年12月14日她的母亲在睡眠中永世。她的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从此几间空旷的大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和留下的家具,那架旧钢琴及许多照片在一起。对上帝的信仰和对房屋财产的守护,有力地支持着她的生命。忍受无数难以想象的艰辛顽强地活着。她不会讲中国话,仅仅几个词无法表达她所要说的事情。她非常有教养,精通英语、法语和拉丁语。这个被视作异类的高高身材的女人,对于周围无缘无故的谩骂和打来的石块,她只是停下脚步,伸长食指,拇指扣在中指上,同时圈起无名指和小指左右摆动。示意这样不对,或这样不好。同时善良而坦白的目光里也在问为什么这样做?实在疼痛难忍的时候才会用俄语问:“为什么要这样?不要这样,我只是在走路。”她的一生从没做过有伤害于他人的事。以一种平和的心态,一天一天活在哈尔滨这片异国土地竟是91年。她带着什么样的想象离开了这个陌生而并不宽容的世界呢?

从这短短的介绍中,在你的想象中,她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是一个生在中国并且一生都生活在中国的“俄罗斯人”。
她应该受过很好的教育,因为在那个时候她能当上秋林公司的会计主任,并且她精通英法拉等语言(遗憾的是,她不会中文)。
她很孤独,可能一生没有结婚生子,所以她母亲的去世对她打击很大。

那么,你能想象出她的遭遇吗?(以下都是个人的猜测,未经任何核实)

她可能在1954年(44岁)的时候,遇到了某些事情,因为她一下子从百货公司的会计主任变成了大学的图书管理员,这个落差是很大的。考虑到介绍中提及她的“后半生几乎是在上访、诉讼的苦闷和孤独中度过的”,她很可能是在工作中遭到陷害,或者说承担了本不该由她承担的责任,也可能是其他方面的问题而导致她失掉了工作。而即便是图书管理员这份工作,她也只做了一年,就又转到苏联侨民会去做会计了。这有可能是因为她不喜欢图书管理员这份工作,便又转回她的老本行。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她在大学这个中国人圈子里依然受到排挤,而不得不选择回到苏联侨民会这个外国人的圈子里。我们似乎能看到那种情景,一个在中国独自生活的有着外国面孔的老太太,一个当地人眼中“怪异”的老太太,孤独地一个人生活,不被人理解,甚至一直被周围的人误解和谩骂,却一直善意地面对这个世界,直到离开。

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到底有哪些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只是善意的猜测和想象。

露西亚的创办者在店里留下了这样的话:

遵照她的遗嘱我买下了她的家里的破烂什物,钱由澳大利亚的俄侨带给了她的妹妹丽吉娅。从破旧的家具、照片及衣物,仍可以看到当年她家里优雅而和谐的生活情景。我买下这些东西,只希望做一个小纪念馆,告诉活着的人们:这座亚洲唯一的欧洲式样的城市是怎么出现的,曾经生活过什么样的人,这些人在这座城市里怎么样生活着的。

我由衷地钦佩那些面对着苦难无所畏惧的人们,那些面对着伟大的建设和创造无所畏惧的人们,面对着抛弃已创造的伟大成功而被迫逃亡仍能无所畏惧的人们。不管他是什么民族。因为他和我是一样的,是人类!——永远怀念那些勇敢的创建哈尔滨这座东方莫斯科的人们!

你们离开了这座城市,你们却留下了一个伟大的灵魂!

短短的几句话,却让人感受到了豁达和力量。
这里更是一个纪念馆,关于一个人的纪念馆,也关于那个年代。

露西亚

这里的收藏中,我最感兴趣的是柜子里那些古旧的相机。这些相机也解释了那满墙照片的来由。

露西亚

令人魂牵梦绕的双反。

露西亚

看到这个台灯,我脑子里第一个冒出的词是:婀娜。

下次如果你刚好在中央大街上路过露西亚,可以进去看看这个故事,
或者跟店员聊聊,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2 Replies to “有故事的露西亚”

  1. 1.露西亚的那个老板很富有,在哈尔滨有很多露西亚。
    2.五十年代运动很多,应该是在其中的一次从秋林会计变成图书管理员。
    3.某次运动,哈尔滨的所有外侨都被“请”回各自的国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