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拉萨去过年3-入住八朗学

入住八朗学

将近晚上9点,火车终于到达拉萨。下车踏上站台,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完全不似想像中的那般清澈冰冷。

拉萨火车站离市区有点远,据说专门有两路公交车是从火车站广场到市区内的。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了,站前广场边上有几辆出租车在招揽生意。

一打听价钱,到市区竟然要80块。你要知道拉萨城并不大,10块钱打车几乎可以转遍全城,所以这个80块的价格是非常夸张的。

我们又观望了一会儿,周围荒凉一片,眼前就这几辆车,似乎也没有别的选择,更何况这是在这个大年初一的夜晚。

我火车上的3个“铺友”,联络了先到拉萨的朋友,让那个朋友从城内打车来接,这样他们就可以享受“城内”出租车的价格了。

我和Emma又等了一会儿,又拉来一男、一女两个独行者,凑4个人一起打车,每人20块,终于成行。

在车上闲聊,这个女生来自广州,从西安转车而来,火车上高反不舒服,下车前还吐了。男生从江苏来,老驴一枚。“广州女”问大家各自行程,“江苏男”说要去尼泊尔,引来她一阵惊呼。她一个人来拉萨,就是等着被人“捡”去尼泊尔的,没想到刚下火车,事情就这么容易地解决了。“广州女”订的住处跟我们不一样,先下车,下车前还反复叮嘱“江苏男”,一定要跟她联系,不要丢下她,很有意思。

我们跟“江苏男”一道,入住八朗学旅馆。

我是准备在拉萨的这几天,把有名的几家青年旅舍都体验一下。之所以第一晚选择住在八朗学,是因为八朗学的确是太有名了。它创办于1984年,号称是拉萨市资历最老、名声最大的旅馆之一。你会在各种关于拉萨的书、游记和攻略中不断地看到“八朗学”这个词,这里是拉萨背包客们最早的集散地,早年被评为“世界十佳山地旅馆”。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传说更是不计其数,《藏地白皮书》里的傅真和铭基不也就是在这里相识的吗。

八朗学里面人很少,确切地说刚到那里的时候,我几乎没看到工作人员以外的人。60块钱一个小房间两个床铺,价格倒是很便宜,说起住宿条件,的确符合它“资历最老”的定位。房间里面没有取暖设施,只好再加一床被子。我的房间在三楼,对于刚下火车还没适应的我来说,背个大包爬还要爬三层楼,可要了我的老命。

稍事休息,江苏男跑过来跟我们研究晚饭的问题。这个钟点估计街上肯定没有营业的饭馆了,到二楼找旅店的老阿妈,阿妈二话没说,先帮我们打起酥油茶来,弄得我们很不好意思。老阿妈特别热情,弄了一暖壶酥油茶,我们正在外面喝着,她又端出来一大盘五颜六色“卡塞”(油炸果子)给我们吃。

出门旅行,遇到这样热情的情景,“老谋深算”的我马上警觉起来,怀疑这里是不是有什么陷阱。问这些要多少钱,哪知道人家老阿妈是坚决不要钱的,过一会儿又端出一盘“卡塞”给我们吃。此时,除了感谢,真是让我羞愧难耐,看来我是小人之心度阿妈的好意了。

其实,人与人之间本应该如此真诚,只是我们的眼睛被世俗的烟雾笼罩,失去了原有的清澈,所以我们眼中的世界,也变得浑浊了起来。

一边喝着酥油茶,我们也和江苏男聊了起来。他上身“始祖鸟”(户外顶级品牌)的冲锋衣,下身却配一条松垮随意的运动裤,行李只有一普通小背包,看他这身行头,就估计人家已经“老驴”到一定境界了。果然,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进藏了,这次准备去尼泊尔。每次到拉萨都是住八朗学,可能还是怀旧吧。

他给我们讲他最开始来八朗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给我们讲以前八朗学房间用的老板从印度带回来非常漂亮的锁,给我们讲当时每天晚饭过后大家都在走廊里面聊天喝酒的热闹情景——他在这里,拥有很多宝贵的记忆。

他早年第一次来西藏的时候,还没有青藏铁路,他从格尔木搭货车到拉萨,竟坐了一个礼拜的车。相比之下,现在的我们可是幸福多了,但是否也正因为这样,让现在的我们错过了一些宝贵的东西?

八朗学的房间,其实大多是一大间房分成三个小屋,中间只是薄薄的木板相隔。幸运的是因为人少,我所在的这一大间房只有我这个小屋有人,所以谈不上相互影响。而且临窗的床,白天可以直勾勾、火辣辣地受到阳光直射,这也算奢侈了。

我实在拿捏不准,在这里应该怎样调节出合适的睡眠温度。如果被子把身体全部捂起来,不一会儿浑身就感觉到“火烧火燎”,但只要身体稍微露出一点,不一会儿就马上“冰凉如水”。拉萨的第一夜,就在我持续的头痛和辗转反侧中,这样度过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当时脑袋缺氧,回来之后整理照片才发现,我竟然没有照任何关于八朗学的照片,我也无法解释此事。所以,本文只好无插图。

Published by

ZeroOne

I'm ZeroOne.

One thought on “我到拉萨去过年3-入住八朗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